Genocide

是个憨批qnq

【狐伴仙】在深渊以后

深渊三产物落灰了一整年你敢信

第一次写狐伴仙的文,菜了轻点喷。没把握住二位的性格特点,主要是觉得酒伴仙刻画得太好这篇文章就过不了审了(开玩笑)。这篇文章算是对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有感而发,有很多基于现实的成分,但剧情走向算是自己的私心。

我想尽量还原伴仙视角所以会有一些他责怪自己的话但我本人不是真的那样想的呜呜呜别骂了别骂了

二人已交往设定。挺短的。文风奇怪。当时觉得不怎么甜但也绝不是刀子,现在回首物是人非。欢迎评论欢迎捉虫。

 

 【爷是无情的正文分割线】

伴仙躺在酒店的床上摆弄着手里的奖杯。狐狸在隔壁淋浴的隔间洗澡,悉悉簌簌的水声传出。伴仙翻来覆去,不知是酒店的被褥太软还是心事太重,他以什么姿势躺着都不舒服。

头脑里挥之不去的是给夺冠队伍的恭喜,解说的惊叹,观众的欢呼不绝于耳。金色的塑料纸从穹顶倾盆而下,自己的皮鞋踩上去却也是落寞的声音。后悔吗?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啊。大家都竭尽全力了不是吗?但又有谁不想淋那样一场金色的雨呢?

手里的奖杯落在地毯上,沉重地发出一声闷响。

失望吗?遗憾吗?

失望,对自己太失望了。明明是个四五阶都不会犯下的走位失误。队友天胡开局运营扳平固然精彩,对手的混乱后期也的确给了机会。但若不是他的失误,队友又怎么会有那样一个天胡开局呢?若不是他给的机会,对手又怎么会有那样一个舒适的前期呢?太慌乱了。太紧张了。太缺乏比赛的经验了。但他不想为自己的失误找任何借口。菜了就是菜了,拉垮了队友就是拉垮了。拉垮的伴仙好令人失望。

遗憾,当然遗憾。昔日的冠军止步了十六强,保送十六强却在第一轮对决中就被淘汰,就连颁发的新秀奖也像是一个笑话。对手的确很强劲,但他深知最强劲的队伍应该是他们自己才对。这不是他们的水平。

电子竞技,只争第一。谁打比赛不是为了夺冠呢?第一名是至高无上的荣耀,第二名什么都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第一个登月的人是阿姆斯特朗,又有谁还记得第二个呢?多少支队伍都虎视眈眈着这个冠军的位置,只要丝毫松懈就有人会逆流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不进则退,比他优秀的人实在太多了,梦醒自己已经在下游。

狐狸从浴室走了出来,洗完澡以后湿漉漉的鬈发乖巧地趴在额头上。

“要不要吃点什么?点杯奶茶?”

“不用了,不饿。你要是馋了就自己定个外卖吧。”伴仙呼出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胸腔里却还是有什么压着。他不敢抬头看狐狸的眼睛。他知道那里不可能有责怪,但很难没有遗憾和失望。

“狐狸,这次比赛,我对不起你。”

“你不要自责了...我自己也有很多失误。那局的佣兵要不是连着吃了两个镜像刀,还有可能极限三出——”

“别再说了。”

狐狸俯下身去捡地上的奖杯递给他,他摆摆手:“你留着吧,又不能卖钱。”

“不是所有东西的价值都应当用金钱来衡量。”狐狸斟酌了一下,软下声调来补上了一句:“更何况,这是你应得的荣耀。”

伴仙摇了摇头。我想赢得的是冠军的奖杯。我想淋一场金色的雨,想皮鞋踩过金色碎片时不再落寞,想听到台下属于自己的欢呼,想沸腾着热血尖叫。我想,和你一起,做所有这些事。

我还会有下一次机会吗?

“别想那么多了,快睡吧。”狐狸仰起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晚安好梦。”

“嗯。”

合上电灯开关,房间跌入黑暗之中。窗帘没有拉上,一池月光倾泻进房间,为地板镀上一层银箔。伴仙翻来覆去,找不到舒服的姿势入睡,不知是酒店的被褥太软还是心事太重。

“狐狸,我们还会有下一次机会的,对吧?”

狐狸的回答迷迷糊糊,已经在睡梦的边缘:“肯定会有的,你放心好啦。”

伴仙又躺了回去,闭着眼强迫自己尽快入睡。窗外月亮弯弯。

以后的路还会很长。前路漫漫,磕磕绊绊,但我们可以携手一起走。

“晚安好梦,我爱你。”

“我也爱你,快睡觉啦——”